• 评论员无愧于新时代的精彩答卷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齐鲁文化反映了中国各地域文化的融合,它的伟大成就是和先秦诸家的思想分不开的。从周公分封到稷下学宫的衰亡期间,政治经济不断进步,民族进一步融合,各个学派在文化上的互动和交流逐步加强,他们著述立论,各逞其说,进而对齐鲁文化的形成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。 齐鲁大地是一个半岛结合内陆的广大区域,境内有雄伟的泰山、沂蒙山和广阔的冲积平原,东边是浩淼的黄海。因而它形成的文化别具一色,拥有独特的精神气质,具有广泛的吸收容纳精神。齐鲁文化直接发轫于东夷文化,在史前也取得了很大发展。但对齐鲁文化形成起主作用的是春秋战国时的鲁国和齐国,鲁国在政治上重祭祀,故其文化明显“尚文”,齐国重兵战,故有“尚武”特色。齐鲁文化以儒家文化为主体和核心,以兵家文化为辅,兼容并蓄,具有极其丰厚的思想内涵。 一、周公与鲁文化 周公与齐鲁文化有着渊源的关系。他是西周文化的奠基人,在完成分封后,为进一步维护统治秩序、规范社会行为,他借鉴了夏商二代规范,在成周制礼作乐,把三代的礼乐文化推向了高峰。孔子为之赞叹“周监于二代,郁郁乎文哉,吾从周”。周礼直接孕育了儒家文化并形成了影响至远的礼乐文明。正如杨尚奎先生说的“没有周公,不会有传世的礼乐文明;没有周公,就没有儒家的历史渊源。” 武王时周公被封于周,后由其长子伯禽就鲁为君主政。周公通过伯禽在鲁国推行宗法制度,主张“尊尊而亲亲”。伯禽在文化上为推行周礼,采取“变其俗,革其礼”的方针。并用周文化改造了土著文化,以“敬德保民”为指导思想,宣扬“礼、乐、仁、义”。从而使鲁文化逐渐发展成为一种重传统、重仁义、重人伦的尚礼型文化。另外亦重视教育,使他们的宗法贵族意识不断强化,重礼传统亦加深。因而鲁人都认识到“服于有礼,社稷之卫也”,鲁秉周礼最为完善。 儒文化来源于周礼。孔子幼时随母迁居鲁都,由于其文化氛围浓厚,从小深受周礼的熏陶,早年习礼,后主张以礼乐治国。春秋时期,“王室衰微,礼崩乐坏”,孔子决心以恢复周礼为己任。他以三代文化为精蕴,在周文化与鲁文化的背景下开创了儒家学派。孔子一生尚礼并极力推崇周公,“寤寐长存于周公之道”。他的儒学以盛周为蓝本,追慕尧舜汤文之道,提出了“仁者爱人”的德政和“君君臣臣”的王道主张。宗周的礼乐文化是鲁文化的源头和活水,因此儒家文化明显的带有周礼的深深烙印。在鲁国形成的儒文化是对周礼的继承和创新。 二、姜尚与齐文化 齐文化始于“吕太公望封于齐”(《吕氏春秋·长见》)。姜尚(吕太公望)是齐文化的奠基者。他长期生活在河洛地区,早年为西周的建立和巩固做出了巨大贡献。他在治理齐国时,将河洛地区的周文化与当地东夷文化相结合,更注重顺应自然,因地制宜,对原来土著风俗采取保留的态度,相应简化周朝礼制。《史记·鲁周公世家》记载,伯禽治鲁三年后返周述职,“周公曰‘何迟也?’伯禽曰‘变其俗,革其礼,丧三年然后除之,故迟。’”然而,“周公亦封于齐,五月而报政周公。周公曰‘何疾也?’曰‘吾简君臣之礼,从其俗为也’”。 姜尚的兵家思想对后来的齐国产生了重影响。司马迁说“后世之言兵及周之阴权,皆总太人参为本谋。”(《史记·太公世家》)姜尚论兵追求至高境界,即“文伐”,是“以文事伐人,不用交兵接仞而伐之也”(《武经七书汇解》)。他也注重出奇制胜,选将用将等策略,他主军事思想都集中在体现于《六韬》一书。齐桓公上承姜尚的“文”、“兵”思想,重农重商,礼法并用,从而成为春秋霸主。齐国尚武,薪火相传,在春秋战国时得到了高度发展。司马穰苴、孙武、孙膑都“承其绪,续其航”,其中孙膑是中国历史上享有盛名的杰出军事家,著有《孙膑兵法》一书。他们的军事思想成为齐文化的重组成部分。 三、诸家与稷下学宫 战国时齐国的稷下学宫是当时诸子荟萃、百家争鸣的主园地和学术交流中心。“周秦诸子的盛况是在这儿形成了一个最高峰的”。稷下学宫创建于齐桓公田午时期,后历经六代,延续时间长达年之久。稷下学宫采用“不治而议论”、“无官守无言责”的方针,学术氛围浓厚,思想自由,众学派和睦并立,为此一时间百家争鸣,百花齐放,从而也形成了思想解放且兼容并蓄的稷下学风。黄老学派、墨家、阴阳家、纵横家、名家、儒家的代表人物先后到这里“各著书言治乱之事,以干世主”。 稷下学宫可谓“致千里之奇士,总百家之伟说”。《史记·田敬仲完世家》记载“宣王喜文学游说之士,自如邹衍、淳于髡、田骈、捷子、慎到、环渊之徒七十六人,……是以稷下学士复盛,且数百千人。”以黄帝、老子的“因道全法”之术为基本内涵的黄老学派是稷下学宫的中坚学派,它“因阴阳之大顺,采儒墨之善,撮名法之,与时变迁,应物变化”。慎到、田骈、环渊为其杰出代表。以宋钘为代表的墨家稷下先生,提出了“情欲固寡”、“禁攻寝兵,救世之战”、“见侮不辱,救民之斗”的政治主张。提倡阴阳五行学说的阴阳学派,在稷下学宫中,邹衍为集大成者,其主张大九州和五德始终说。在河洛地区发源并兴盛的纵横家亦是稷下学宫的座上宾。淳于髡为其杰出代表,他为政主张顺应民心,督查奸吏,并且代齐“数使诸侯,未尝屈辱”。名家在稷下影响也很大,它的论题不限于稷下名家,而是众多稷下先生均感兴趣的问题,其代表人物主是尹文、兒说。儒家在战国时极具盛名,又占地域之便,在稷下学宫占据着重的位置。其中孟子在稷下竭力宣扬“仁政”思想,荀子却在稷下学宫“最为老师”,“三为祭酒”,是稷下最负盛名的领袖人物。在这一时期诸家齐聚稷下学宫,他们相互交流和吸纳,促进了齐文化与鲁文化的逐渐完善并最终走向了合流。 先秦时期的齐鲁文化是融合全国各地域文化而形成,百家异说,互相争鸣,融通南北文化之精华。来自四面八方的诸子不断传播交流先进文化,为齐鲁文化的发展和完善起了重的作用。在后来漫长的封建社会中,齐鲁文化在中国政治思想发展史上具有重地位,它也成为影响我国封建社会发展的核心文化。先秦时期诸家的交流和竞争不仅成就了齐鲁文化,也为今天社会的合作和发展积累了经验,继续发展这种人才的交流和借鉴,会为当今社会文化、经济的繁荣起到重的推动作用。 参考文献 []杨海中.图说河洛文化[M].郑州河南人们出版社,. []王修智.齐鲁文化与山东人[M].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,. []王志民.齐鲁文化研究总第四辑[J].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,.

    上一篇:虎牙直播带你上首页,下一个星秀主播就是你!

    下一篇:点滴关爱“不一样”的途家公益行动